STAY GOLD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369630858&uk=1565275458


越来越没有文采也没有少年顶峰时期的敏感了。

 

现在基本能力丧失到连写那些很整齐押韵的排比句都没了。

 

看到小小少年们的文字那么的华丽会觉得有点普通也许只是自己变得普通了而已吧!

 

 

 

受不了鸡汤喝到拉肚子了但是还是回去再尝尝嘴里骂着心里却舍不得。也许是厨师放了罂粟壳吧要么是那只鸡吃着可以融进肌肉里的让人上瘾的饲料长大的吧。

 

那些特别浓重的诗词附上了多少作者本身的感受我不能推测也不敢。但是文字这种水一样随性的存在请善待他。不要为了写什么而写什么千篇一律看的怪难受的。

 

 

 

 

 

对于这样一个学生时代总是挂作文的我来说你们可以尽情的蔑视我~其实我也试过把作文写得能够讨人喜欢但是总是不能满足自己内心那个——短腿小眼大脑男子力大发傲娇的恶魔(恶魔有一次还在作文课上失控了呢!因为作文分还没及格自己受不了罢了然后就当场怒撕作文= =当时的同桌先是一愣然后回归照镜子的状态淡定一说不开心的就撕了吧。真是可爱呢初中的我们现在回想还真是傲娇的不行!但如果穿越回去我还是会很轻的抱着过去自己宠溺的说乖~ 的吧。)就是这个小恶魔的存在感觉对作文还是恨又爱着的。

 

小学时期老妈和班主任的关系简直堪称金兰再加上我学前班的另外一个女老师三个人真的可以大树下仨结义了(之前住家门牌有个很奇特的名字大树下小区叉叉叉号…)各种小聚会火锅滚起小酒烧起吃肉喝酒大冬天的可不热乎。

 

我又是很低调正常的小孩的性格吧敬爱老师但是又不希望和老师们相处的太近。感觉怪异的呢!

 

各种小聚会我妈总是会把我带上就像带着小号和一堆大号相会然后聚会结束可以顺带给我加经验一样。我就是在大人们的聚会里可有可无但自己感觉违和感超级强烈的存在。结果几次下来我妈总算发现哟我家这姑娘升级的经验条怎么这么长!到现在这战斗力怎么还是5!

 

后来是听说的酒桌上混着火锅腾起的水汽还有各姐妹的通红的、满口牙的笑脸  班主任说“你家这娃写作文就好像这杯白开水”指着准备倒进白酒里降低酒精浓度以使白酒更柔和的入肚的白开说“太平淡啦没什么料有流水账之嫌哦~”

 

是的呀让我为自己做无理的辩解吧!首先我阅读量超级的少顶多是家里好几套漫画书自然没有什么辞藻毕竟没有来源啊家里也是有很多书但是就是读不下去吧天生没有读书的气质那总不能是看着词典念着例句吧;再是我写作文的确都是回忆里的事情因为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作文是可以用编的所以自然就是小孩子口吻的纪实啦;最后就是我真的不知道写作文到底是什么一个怪物被老师说的很重要但是却不说应该怎么去面对小孩子要自己去领悟呢对于那个蠢笨的小时候的我可难!

 

偏偏因为老妈和几个老师奇怪的关系我能够展现自己作文的机会越来越多从一个春游爬山记到各种大几千字的先进申报。奖状奖品其实我都不是那么在意最在意的却不敢和大人们开口比如为什么我的游记被修改的好像就剩下名字和题目是我自己写的了这样的问题。文章到老师的炼丹炉里走了一遭然后大师级装备和一些小喽喽比。真是…

 

我不是最优秀的我也不希望总是要这么突出。我是希望能够和小伙伴在回家路上的小路的草丛里抓蚂蚱然后为了怕它跳走看着男同学残忍的把它的大腿拔掉。其实我也有问过这样它会不会死男同学说不会的然后就安然的观察着小生命——对弱者来说是以一种很侵略的方式去打扰到它们的生存真是有够非人哉——这么简单的事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和小伙伴一起的时光天都是明亮的也是当时低年级放学很早天永远不会黑的吧①。

 

小学的时期别人看来我是好孩子作文写得超级溜。但是我自己知道不过是别人为我打造的一套不合身的好看的外套内衣是什么样子的我自己脱掉外套就看得见。

 

初中呢总是谈着呢。毕竟算是我生活到现在从最初的厌恶到能够接受到去回忆到现在的想念这样一个让我想到会很充实的三年。我觉得好像一切都还没有所谓的逝去。都还是那么的清晰比如一个课间操结束体育课前的空档学校放着潘玮柏的歌然后一个女生就说潘玮柏好像出新歌了叫那个啥来着…我回“我想更懂你”女生却大惊“虾?!我想跟踪你!这么阴郁!”广播就在脑袋上盘旋现在却变成“呱呱呱”并且自带黑点。

 

初中也是一样的傲娇也曾自恋的很以为自己是时常出现在学校大操场上空的鹰因为划片到城乡交界的初中上学真是委屈自己了。然后就写了一篇说原本价值连城的破茶壶被埋藏在土堆里然后被发现被重用这样的故事其实只是因为考试考得乏了于是就玩一玩而已结果被一个城里来支教的老师看上了打了高分。于是之后的作文路好像就满是顺利但是因为毕竟是因为“类似童话的口吻”写了那片作文就这么被贴标签了。后来班上也兴起童话风于是我放弃了再写这样的作文。范文是一个男生的他写了一篇蚂蚁拟人的作文而就是那一次我的转型作文却没有及格我怒撕了作文的那次还是自大的很呢!觉得他作文读起来可生了。也许只是我还不够包容也是嫉妒吧。后来一天男生放学问我“你们闽南是怎么叫外婆的?”“啊嫲”我说“怎么了?”当时的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看上去很硬其实软趴趴的刺好好收起来。男生笑说“因为作文用一些地域性强的称呼会显得更贴近生活”

 

真是奇怪的呢!一方面写着假的故事一方面却要让它看上去显得特别真实然后以情动人。CHE STRAMBO!

 

然后就是初三了最后一次中考模拟改作文的时候两个语文老师还起了争执。一个说“我觉得这个很好你看这个也很和材料…”另一个也就是我的班主任说了一句非常现实的话“可是这还要思考的作文中考哪来的时间给你看这些?”

 

最后她们说完就没事人了我却纠结的要死。不过那个挺我的老师我还记得。

 

然后就是来到城中心的中学读高中。才发现自己在很多方面已经脱离了正常的青少年。我觉得自己是鹰但是可能别人看起来不过是大母鸡比麻雀还不会飞而且感觉可乡土没有青春小说会用“母鸡不会飞”作为书名的吧。

 

别扭的高中三年我坚持的一件事就是日记了。其他的感情什么的感觉都不会长久。总是太封闭自己就是情商低。也难过然后就麻木了没有人会主动来亲近。

 

城市里的风景我早上昏昏欲睡地背单词偶尔透过公交的窗子看着各式各样的人们。晚上的夜景也是不华丽但是也足够明亮。但是一切总觉得那么坚硬是看上去软内心却硬的。

 

在我特别难受的时候我想我初中的伙伴。

 

因为家离学校特别近放学也就可以拖拉着再走。一次其中一个女生值日教室只有我们三个。我和另外一个女生帮倒忙在黑板上一直写字。然后一个神经错乱我就这么吼起了歌。“站起来我的爱连着山脉~”然后脸红的赶紧找事做。最后听着清校的铃打起我们三个赶紧从已经清幽的学校出来路上值日的女生说“团子大家族很好听”然后一副超级痴汉的样子看着我。我回去就下载了但是真心觉得真是很一般嘛~动画也是看了几集看不下去。

 

但是现在只要这首歌一响起我还是会表面微笑内心可能已经哭成傻叉。

 

我想他们呢!




评论

© 璟行 | Powered by LOFTER